2020-04-01

杂念

博客创了这么久,一点技术向的也没往上传,我怕不是个假的计算机系学生…

最近不太好受。爷爷刚去世,尚未入土为安。回老家去做了些纪念活动,看着爸爸整宿整宿地不睡觉,心里不太踏实。

人走了,是这样的不踏实啊。

并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。之前老猫死的时候,难过了很久。突然意识到似乎有那么个结局等着,不知远近。

和爷爷的接触并不多,沟通也不多。说来惭愧,本来答应多在老家住住,也因学业等多方面原因未果。老爷子生病很久了,精神状态一般,去年暑假见到我,居然谈起了华为。谈到努力学习,谈到报效祖国。我记着呢。

人生既往,视死如归。

曾经有一段时间看淡生死,后来又想不开,后来又想开了。反反复复。缺少阅读就只能用自己朴素的观念去理解。现在还好,暂时没有出哲学上的岔子。

可能到了年龄都会感伤吧。希望大家都不要太伤心,但又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从来都不太会安慰人。安慰自己倒是一套一套的。

并不喜欢这样传统的祭奠方式。暂时来讲我的观念是该什么时间做什么事。人老了,生病了,总有一天要离去。不应该看不开,而应该纪念,祝福,做好自己的事。

我希望我离去的那天,天气能好一些,最好是在春天。我要强制放朴树的歌,死者为大,这你们得听我的。和鲁迅先生一样,不许陌生人来送礼,只准熟人到场,到的人都送上我最喜欢的游戏(如果那个时候还有游戏这种虚拟财产的话),但你们得出份子钱。不许哭,谁哭得罚酒,酒要选乳酸菌味或者柠檬味的RIO,应该喝不醉。菜要好一些,我爱吃的炸鸡腿冒菜麻辣香锅红烧排骨酱肘子一个都不能少。吃好喝好了,会说话的就说几句,不会说的就笑一笑。不要拘束。我的骨灰盒(如果到时候还流行火葬的话)要选霍格沃茨版的,我要睡那张天鹅绒的四柱床。顺带找找有没有动物森友会这个游戏了。这家伙19岁那一年特别想玩,也没玩到,最后得实现一下愿望了吧。罗小黑也不知道更新完了没,没有的话家祭无忘告乃翁。

后辈们如果能看到这篇文章,记得帮我实现愿望。

一个人只有当世界上所有人都忘记他,他才真正离去。如果他终将被忘记,那再多的形式主义葬礼与形式主义眼泪也无济于事。如果他始终被铭记,那也不必大费周折。

我想记住身边的每一个人。我也希望能被身边的人记住。

这篇文章没有中心思想。表示缅怀,表达希望,不应忘记。

活着本没有意义,因你们而产生了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