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7-10

不顺风车

顺风车的糟糕体验与思索

当顺风车不再“顺风”,而是变成黑车的聚集地,低效的代名词。违时、违规、违法,受害的永远是那些恪守条规的司机与束手无策的乘客。劣币驱逐良币,市场环境一再恶化。先出事的先处理,并不按实际的合规程度评判。不解决问题,只抓典型、解决舆论的热点。一隅足以窥探整个社会。

前两天去上海玩。昨晚预约好早上的顺风车,满心欢喜地睡去,全然不知会从早上八点半坐到下午四点到家。七个半小时,本是足以从紫荆公寓二号楼到家的时间,却全部花费在短短349公里上。

早八点半上车,兜兜转转三个多小时还没出上海市区,只为了接其他客人。载满七人后,一脚油门上高速,在导航狂喊减速的同时边打电话边和后座乘客为目的地争吵。雨点打在窗上,顺雨刷器成股流下,车身呼啸在一辆辆大型厢式货车间,如入无车之境。频繁变道、抢位、冲刺,争着弥补早已损失的时间。载着一具具魂飞魄散的肉体飞驰在摩擦力严重不足的高速道路上,惊魂未定时,又一个急刹车让肉身对撞上在其后紧追不舍的灵魂。

到达市区,再因先后顺序争闹一番,按闹分配。气的最凶的大姐先送,看起来最不经世事的小年轻最后送。七个半小时蜷缩在车后座的经历,至此结束。

至此,“顺风车”不再“顺风”,而成了黑车的聚集地,低效的代名词。违时、违规、违法。当然,并不是整个群体都这样,但当多数人选择了这种方式,你很难拒绝。劣币驱逐良币,市场环境一再恶化,不这么做就意味着更少的薪水,意味着不如人。纯粹的金钱面前,荒废的时间不算什么,乘客的生命不算什么。加速、超越、勇争第一;微信、电话、忙里偷闲;闲扯、吹牛、乐此不疲。行业的败类,却混的最好,这是无监管下的最优解。受害的永远是那些恪守条规的司机与束手无策的乘客。

黑,真他妈黑。

我们是没有好的司机师傅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在滴滴时代,父亲曾经注册过。无非是独自出差时能捎两个人,符合低碳出行又能赚点油费。为了方便接送,他都会在平台上约好最顺路的人。这不用操心,平台有合理的算法可以选择最合适的乘客。

这是“顺风车”的初心,是“共享时代”的伟大产物。

后来,由于那件众所周知的事情,滴滴倒了。我们且不谈在此次事件中滴滴的实际过错,但滴滴确实是当时做的最好的,且后来一直在整改。你当然可以说滴滴监管不力,但这样体量的公司,运作起来本就需要更多的投入。如果把出事理解成概率事件,那么滴滴的概率显然是众多公司中最低的,但乘上其数倍于其它小公司的体量,自然就会产生某些个例。舆论沸腾,群情激奋,有煽风点火的,有隔岸观火的,有不嫌事大的。我们在争吵,我们在批判,我们在责骂,我们在打击,我们唯独没有做的,是解决问题。先出事的先处理,并不按实际的合规程度评判。不解决问题,只抓典型、解决舆论的热点。滴滴是被“解决”了,“顺风车”问题解决了吗?市场没有缩小甚至在扩大,原本可能坐顺风车的现在只能坐黑车。那些滴滴的竞争对手暗地里偷着乐,不需要提供更优的服务,狂热群众和监管部门早已替它们解决了最大的障碍。黑车司机也高兴,本来可能受限于平台,且被正规顺风车抢饭碗,现在已然成为行业规则的制定者,成为另一大受益者。公交车尚有翻车的时候,出租车更是普遍,为什么群众对“顺风车”的忍耐度几乎为零,且只针对滴滴?大概只是一次公关的失败,却要一个公司、一个行业付出代价。可惜,可叹。这感觉就像一个经常考第一的同学,因为在比赛中失误错了题,从此被禁赛,后几名偷着乐呵。

滴滴做错了吗?错了。但是一刀切地禁止滴滴,难道就对吗?

出现问题的人解决了吗?解决了。但是问题就此消失了吗?

消失了吗?

消失了吗?

消失的只有我七个半小时荒芜的时光。